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出卖芳芳
出卖芳芳

出卖芳芳

望京Cbd,办公室,28楼。


  还有一个礼拜就要搬入新居了,本应该高兴才对,不过我一直拖延着的事情又浮出了水面,李处。


  他并没有再次打电话问我关于妻子芳芳的事,我知道,这个层次的人不会为了一件事多次询问的,他要的是结果,而我,本想着尽一切可能拖延下去,最后不了了之,不过李处并没有让我如愿。


  青岛那边来电话了,项目款没有如期到位,卡在了李处那一环节上,我知道,这是李处在刁难我了。


  我打了个电话给李处,秘书接的,说李处不在,我只能拨打李处的手机,不接,再打,不接,再打,按掉了。


  我明白了,该来的总会来的,那一刻,蝼蚁的感觉又浮上了心头,看着,楼下行走的人们,我和他们有区别吗,没有,大家都是蝼蚁,没有区别。


  良久,点开微信,找出李处的微信号。


  李处,我安排好了,后天晚上请您来我家。


  迟疑……迟疑……良久的迟疑……闭上眼,发送。


  2015年8月27日,上午,某咖啡厅,李处如期出现在我面前,我需要在最后努力一下。


  李处,您能不能放过芳芳,求您了,我帮你找个更年轻的处女你看怎么样,我还抱着一丝希望的说道。


  你妹的,耍我啊,你没摆平让我来北京干嘛,说着就要走。


  李处李处,您别走,你看这个,说着从包里拿出来一个牛皮纸袋,100万。


  李处看了眼后,丢在了我眼前。


  我缺你这钱吗,告诉你,今天只有两条路,一,我现在就回青岛,二,我晚上去你家,你自己看着办吧。


  餐桌上的水杯已经空空如也,安眠药随着温水进入到了芳芳的胃里,芳芳已经睡着,而我,坐在沙发上等待着。


  叮咚……门铃响了,催命铃……


  肥头,大耳,地中海,短袖T恤,短裤,腿上白白净净,裤裆中的那一根罪恶之源已经时不时的耸动着,老色鬼,有那么急吗。


  李处,您来了,芳芳在卧室呢,您轻点,我不知道我自己说了什么,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李处浮现出罪恶的笑容。


  李处没有把门关上,就像让我看现场直播一样。


  两具肉体已经全部脱光,李处肥胖的身躯与芳芳阿娜的体态显得如此格格不入,李处并不像前几次那样急不可耐,就像他说得,最后一次要好好享受一下。


  芳芳被李处摆成了大字型,洁白的肌肤在灯光的映衬下格外光彩,沙发上的我远远的就能看到李处急迫的用那张臭嘴吻着芳芳的每一寸肌肤,并不是说道,小美人,想死我了。


  双手不停的在芳芳的奶子上捏着,拉长,揉捏,又不时并拢,捏着乳头拉长到一个不可思议的位置后一下子放手,看着奶子通过惯性不停的甩动。


  好玩好玩,太好玩了,李处的声音不时的传来。


  我硬了,像密室那次一样,我硬了。


  小鬼,你给我进来,坐到床上来,看着我玩你老婆,李处开始变态起来。


  我亦步亦趋的坐到了床上。屈辱的看着。


  他妈脱衣服啊,李处冲着我吼道。


  我慢慢的脱光了身上的衣服,挺着根大鸡巴,站在床边。


  李处看到了我勃起的鸡巴,嘲笑道可以啊,兄弟,状态不错啊,看着我玩你老婆你兴奋吗,来上来,抱着你老婆。


  我坐到了床头,将老婆拉起依偎在我胸口,这个是年轻男女最幸福浪漫的一个姿势,不过眼前还有这个老男人。


  把你老婆腿举起来,李处说道。


  我羞耻的将手放在老婆双腿后膝盖出分开,就像抱着老婆撒尿一样的姿势。


  李处看到这个姿势后,越发控制不了自己。


  只见他张开血盆大口包住了老婆的小穴,不时舔着老婆的阴唇。


  睡梦中的芳芳像是感受到了侵犯一样,不时变换着睡姿。


  举高一点,老哥要操了,李处兴奋的对我说我麻木的举高了老婆的双腿,此时我的鸡巴已经高高仰起,甚至开始出水。


  噗次,进去了,李处的大龟头进入了老婆的小穴,抽插起来。


  爽爽爽,太他妈舒服了,李处边操边说道。


  随着李处不停上下操弄着芳芳,老婆身体也上下移动,我的龟头,不停的受到老婆屁眼上下移动带来的摩擦,龟头上刺激感越来越强。


  李处不停的干着,边干边捏着奶子,兄弟,爽不爽,戴帽子爽不爽啊,不时的李处说着话刺激着我。


  爽,真爽,我发自内心的说道。脑袋里,羞耻感,刺激感汹涌袭来。


  李处越操越快,越操越快。终于,只见李处拔出鸡巴,对准老婆的脸。


  一下,两下……七下,八下,足足射了八下。


  老婆的脸上又一次被精液覆盖了,身后的我的嘴角也被殃及池鱼。


  太爽了,兄弟,放心,哥哥是个言出必行的人,请放心,这绝对是最后一次,以后哥哥再不骚扰弟妹了,咱哥们今后好好赚钱,明天你让你青岛那边项目经理来找我吧,我把款拨给你们。


  李处走了,我安静的看着眼前的老婆,脸上都是干涸的精液,我的鸡巴仍然高高翘起,身体上的刺激感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我起身将鸡巴对准老婆的小穴,狠狠的杵了进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