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好摄之屠 1-4
好摄之屠 1-4
(一)游戏初

在这繁华的都市街道上,半夜四点在市中心夜店门口道路旁边,有人还在路旁抽菸聊天,也有妹子喝到在路边吐,突然一辆车疾驶停下来,车上走下四个黑衣壮汉围着一个带着两个妹的男人,那个男子身边的人一看苗头不对,一群人跑个精光只剩下那个男的被围在中间,顿时那个男的从酷酷的面无表情马上转换脸面变成哈腰鞠躬的笑脸,跟面前的壮汉赔不是。

    刚好出来要上车的智爷、鸡爷跟猛男停下来看了一下,猛男发现智爷两眼一亮,就知道智爷又找到新玩具了,跟着智爷最久的猛男家是道上出来混的,当初跟智爷是不打不相识,也因此发现智爷的世界比自己的世界丰富有趣了许多,不然自己在道上也是可以被人喊出名字的,怎幺会心甘情愿地靠近智爷,猛男思绪被拉回眼前,果然智爷出面帮这个男的小张还了债,还让小张加入他们的好摄之屠摄影团体。

「智爷,真不知道你收这条狗回来干嘛」,在车上鸡爷不屑的说了一句。

「鸡爷,你老人癡呆了喔,老大哪一次决定是错的」,猛男简单的回答着。

    鸡爷笑了一下不回话,确实智爷是他们当中最聪明的,从以前遇到的事情来看,智爷的决定在兄弟中来看对兄弟们来说是最好的;只有智爷心里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幺,猛男不愧是在我身边最久的,能猜到有事但是也猜不到是甚幺事吧;这时猛男确实心理还在假设智爷的下一步,毕竟虽不如智爷也要能够跟智爷同步思考问题,三个人脑中各自思考着,也可以看出这个团体其实是表面和谐。

三个月后在智爷的接待会所内。

「小张,你欠我的钱怎幺办呀!?」一股不悦的声音响起在室内。

    躺在沙发上的陈少抬头看了看,像在等着看好戏的观众,一双贼眼在等待下一场高潮。懒骨头上的鸡爷继续玩着手机像是根本没人说话一样,反正事不关己己莫关心。

    绰号公车的猛男在吧檯喝着啤酒,嘴里酸酸地说:「多少人借钱的时候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要还钱就跟死狗一样,是不是要智爷跪着求你才说清楚怎幺还呀」。

    只见小张满脸笑容当作听不到任何酸语的跟智爷鞠躬赔罪的说着:「智爷,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状况,钱都被死老头子停了,我有钱一定尽快还你好吗,我们是好朋友多宽限几天也是挺兄弟呀」。

    猛男又说:「TMD跟条哈巴狗一样」。

    房间里五个人其实都没到30岁,只是兴趣相同凑在一块,里面小张在三个月前是最后加入的,满脸的猥琐痞样居然是居然是上市纺织大厂的总裁公子,人只要待对肚子出来,就算是狗屎也是金光闪闪的狗屎,油嘴滑舌又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虽然让人作噁,但是在公司职员前装出一副居高临下的太子爷模样就很对味了,猛男心里好奇的是当初只见过一面的智爷怎幺选择这小子。

    虽然这个好摄之屠社团的宗旨就是要搞事,三个月了还是想不透智爷当初选择小张入社团的原因,三个月来接触了小张三次才了解原来又是一个败家子,家里还算有钱又是独子,小张妈妈是出名的宠男孩,所以这小子作威作福惯了,不过当时只见过一面的智爷却马上选择小张,小张就是他们常耍着玩的有钱又没屁用的废物大少爷没错,对于智爷这种第六感也準的太可怕了吧。

    猛男思绪还在奔腾被拉回现实,

    智爷对小张说:「你不请我们去你家玩」。

    小张顾左右而言他把话题要移开却被智爷拦住,这幺说外面传言你要被你老头赶出家门是真的,看来前还是先讨比较稳当,被智爷讨过债的人都会有心理阴影,因为智爷不把人当人,欠他钱没还的都是畜牲,人类对于畜牲更是需要除恶务尽,上次在小张眼前把一个欠债的阿国活活玩到失去意识后就丢给人贩子卖去外国当作器官移植种猪,智爷有门路让钱还不出来的人继续生钱,毕竟身上的器官还是值钱的,只要有暴利的事情就会有人经营,智爷就是这样被教育大的,情义这种骗三岁小孩的东西是没有意义的,只有绝对的权力才是真的,只有掌握生杀大权的主宰才是说一不二真正的男人。

    小张看过智爷说翻脸就翻脸的一幕,为了让自己不变成受害者,只能向智爷证明自己还有能力还起钱,虽然现在被老头子赶出门反省,暂时还是赖着住在姊夫家,反正也是豪宅,毕竟要让自己保持光鲜亮丽的一面,外面那堆蠢蛋还是会巴着自己来谄媚,更何况老头子也只有自己一个儿子,到时候还不是只有我是老头子遗产主人,趁姊姊、姊夫两个人都不再的时候带智爷回去就好,心里想好后就说没问题,跟智爷说想甚幺时候去都没问题,反正这关先过了再说。

    小张心里如意算盘是对于跟智爷这群人风声一传开,以前来讨债的都客气许多,在外面报猛男的名字也很吃得开,对于小张来说是更加风光了,上次酒驾被拦也是陈少帮他摆平的,从没像现在一样感觉底气这幺足,又怎幺能得罪这些爷呢,在他们面前孬一点又怎幺样,在外面可是走路都有风。

    只有一直默默寡言的陈少一直静静地盯着每一个人,表情一会像滑稽的顽童,一会又像僵尸死死的盯着眼前不动让人摸不透他的情绪,其他人知道不要问陈少的想法,反正有任何决定陈少都是支持帮忙的,尤其是陈少父亲的地下总理身分,很多达官显贵都需要卖陈少父亲面子,让很多事都变成有关係就没事,对于陈少唯一禁忌的是讨论自己,智爷、鸡爷跟猛男都知道大家有利益就好,每个人禁忌都避开不去碰,只有白目的小张还故意去找陈少搭话,小张还说为了感谢陈少拔刀相助要好好请陈少吃一顿,东拉西扯地说了一堆话,摆明就是要拉近跟陈少关係,只见陈少罕见的对小张说了一声好,结束他们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