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自虐少女的恶梦
自虐少女的恶梦
我们会在虚幻和现实中找一个融合点,送你一段难忘经历  大学的生活很空闲。我和阿静为了自缚方便租了一间房和住。
  那天我和阿静去公园,阿静开玩笑的说「我们俩字打来到这还没自缚过呢,
下次自缚时我们俩把钥匙放在这。」
  这个公园一到晚上就特别乱经常看见一批一批的流氓再转来转去得,还经常
发生一些强姦案。
  我第一次的性交就是被人轮姦,所以一提强姦这两个字我很害怕,我催着阿
静赶紧走,阿静一定要我在这里藏几把钥匙,我虽然不明白阿静是什幺意思可还
是藏了。
  这天阿静回来时我要不要玩个新鲜的?我问阿静是怎幺回事,阿静说她还发
现有一个女生也很喜欢这个说想和我们一起玩呢。
  多一个伙伴当然好了,我就答应了。
  晚上阿静对我说「我们已经商量好了,我们三个轮流做今晚是你。」
  我问阿静怎幺做呢?阿静告诉我「今晚张旭在我们后面的街拐角等你你自缚
好去找她,我把你藏的钥匙交给张旭了,她带你去玩。」
  我听了阿静的,时间差不多是我开始自缚了。
  我把一个大约一寸多粗的假阳具插进我的阴道,这个假阳具的功能很多,是
我特意定做的。
  假阳具分成两截除了正常的振动以外,第二挡假阳具可以模仿男人的阳具在
我的阴道里前后伸缩,如果我的阴道里没有淫水润滑的话我会感觉是有人在强姦
我;然后是两截假阳具可以向相反方向旋转这更加深了增加对我的阴道的刺激这
会让我忍不住的兴奋。
  最后一档是这个假阳具的上面有很多触点可以对我的阴道和子宫口放电刺激,
如果到了这一档不管我的阴道里是否有淫水润滑当电击开始的时候我都会产生被
人强姦的感觉。
  在假阳具的最前面我模仿我的铁贞K 带加了一个铁球,铁球的最前面当然是
有一根探针。功能也差不多,如果我的阴道放鬆的话铁球就会一次又一次的撞击
我的子宫口,而铁球最前面的探针就会穿过我的子宫口进入我身体最深处放电。
这样我放鬆阴道铁球和探针会虐待我的子宫如果我加紧阴道的话假阳具会不停的
玩弄我的阴道。
  如果这几个功能全都用在我身体的内部的话,因为我受过轮姦的滋味,我想
轮姦带给我的痛苦也不会比这更强烈。
  阿静前几天刚刚知道还有脘肠的玩法,她执意在我的肛门里插入了一个肛门
塞,然后用一个袋子装了部知一袋子什幺液体又用一根管子和肛门塞相连,把袋
子挂到我的背后。这样一打开肛门塞的开关我就会一边走一边被自动脘肠。
  后我给自己做了一个龟甲缚,因为是给自己做我会怎幺都拉不紧,在这之前
我把所有的麻绳都沁湿了,要知道麻绳会缩水,干了以后就会勒得非常紧。
  我用绳索把我的双腿捆缚好,因为我只要走一百米就可以所以我只在我的两
脚间留了大约有三寸长的绳索。不过我也要小心翼翼,以为我的捆缚法是用来慢
慢的减少我的行走能力的。如果我的活动太剧烈,这三寸长的绳子会缩到腿上,
这样我的两只脚就被牢牢地捆到一起。
  我给我自己戴上脚镣,脚镣之间也只留有三寸的铁链,我要带脚镣的原因是
怕我有意外情况是会想办法磨断绳索,这样就算是我磨断了绳索我的两只脚还是
被束缚在一起的还是无力挣扎。
  我在脚镣上面还拴了一对铃铛,现在我只要挪动脚步铃铛就会提醒别人注意
我。我想到如果有人发觉了我我是逃不掉的也是无力反抗的,就算是我学过武术
可是我身体用的这些自虐用品也会让我乖乖的被人为所欲为。想到这里我的身体
就在发热。不过我还是不想有这种意外发生。我试了试铃铛很响。
  然我又用一根绳索给我自己做缚乳乳罩,我贴着乳房在乳房的上面绕了三根
又在下面绕了三根,每绕一拳我都打一个结。这个结只能向着绳索的两边抽紧,
换句话说就是越勒越紧不管怎样都不会自己松,最后一圈我绕住了我的两个乳头,
我把绳索拆散了一节,正好把我的乳头塞在里面。
  然后我把绳索拉紧,我的两个可爱的乳头立即因为血液不流通而红肿彭胀,
我最后在身后繫好。
  我又用一根绳子在我的乳峰之间把我的缚乳乳罩从乳沟里把几圈绳索都拉在
一起。然后再用两根细绳把我的乳头上下连在缚乳乳罩上。
  立即我的胸部向前突出可是因为乳头被绳子成十字缚住,每个乳房又以我的
乳头为中心被勒成了四半。
  可是我的乳头现在很难过了,我现在上身一点也不能动要不我的两个肿胀的
乳头会因此而痛苦难忍。我用绳索繫在缚乳乳罩的上边绕过我的肩头在后面繫好。
乳罩的下面用绳子和腿上的绳子连在一起,又连在龟甲缚上。现在不管我牵动身
体上面的那一根绳子我的两个乳头都会受到痛苦的折磨。
  我又做了一个缚阴丁子裤,丁子裤在我私处有三根绳索过一会和龟甲缚的绳
索一起折磨我的私处。我在做丁子裤的绳索上面大了很多的小节,又把丁子裤和
我的乳罩和腿上的绳索繫在一起,这时阿静教我的,这样我每走一步我的私处和
乳房都会受到极大的折磨。
  我用铜锁把我的假阳具和肛门塞都锁在了折磨我私处的绳索上。这样这个假
阳具和脘肠用的肛门塞在开锁之前会一直留在我的私处。
  就算有人强姦我时把他们拔了出来,这样也可以提醒男人们干完后在给插进
去,因为任何一个男人如果可以给一个漂亮的裸体女孩子的阴道随意插入假阳具
尔又不会有什幺后果的话谁都不会拒绝。
  这样就保证了不管到什幺时候我都要忍受假阳具和肛门塞对我阴道子宫和肛
门的剧烈折磨。同时因为拔的时候会非常痛苦,这样也可以避免我自己在没有开
锁之前因为难受拔出假阳具来。
  我把我自己做的电源挂在我的腰上,这个电源可以保证假阳具工作四十八小
时。这个时间可以保证我的身体出现不断的高潮。
  电源的开关是感应人体的分成几种情况。一种是开,只要有物体接触到过开
关阳具就会开始工作,有一种是待机,就是我的阴道夹紧时假阳具就会自动开始
工作玩弄我的阴道,还有一个作用是如果我夹的太紧时我身体内部的铁球就会在
一个转轮的带动下自动的撞击我的子宫,这也是我要小心避免的。
  还有一种是关,只有开关感应到其他人的身体假阳具才会停止工作,我自己
是无法关的。这样可以保证在我实在忍受不下去的时候只能找其他人来关。
  如果我不凑巧找到的是一个男人那幺关了之后会发生的事情只能会是我这个
被牢靠的束缚着并且给自己带很多控制自己身体用的自虐用品心甘情愿不要反抗
能力的可怜而漂亮又性感的裸体女孩子受到强姦。这也是我最不想发生的一种意
外。我现在变得小心翼翼的。
  现在我开始给阿静作束缚。
  我先把一个跳弹塞在阿静的阴道里,跳弹开始跳动着玩弄着阿静的阴道。我
把阿静的私处和乳房捆好,又把绳子连在一起。
  我让阿静骑到木马上面,阿静把她可怜的两个花瓣放到木马朝上的稜角上面
一脸痛苦的坐了上去。
  所谓的木马就是一根三角的木头,下面用四个脚支好,最尖的一个稜角朝上。
女孩子坐上去之后正好两个花瓣的正中央骑在稜角上。就像是阿静现在这样。
  我又把阿静的肛门塞了一个肛门塞。我也会让阿静试试脘肠的滋味。
  我把水袋吊在房顶,用橡胶管和肛门塞连在一起。我在水袋里加的不仅仅是
肥皂水,因为这个肥皂水我事先在阿静没注意的时候煮过辣椒。过会辣椒水灌进
阿静的肛门里,我想会让阿静满足的。可怜的阿静这时还不知道她要被用辣椒水
来脘肠。
  我忍着绳索对我乳头和私处的折磨,用一副脚镣把阿静的双脚铐住。因为我
打算让阿静在我回来之前一直骑在木马上面,所以脚镣之间我一点链子也没加,
现在阿静的双脚被牢牢地铐在一起。
  我又把木马下面準备好的一个四五十斤的砂袋挂在阿静的两脚之间,这样阿
静的私处受到的折磨会远远超过她自己所要的。
  我把砂带下面的凳子推倒,阿静「阿」的一声,一边喊疼一边质问我「你在
我的脚下到地挂了些什幺?」
  阿静现在因为骑在木马上面所以一动不敢动,她每一动她的私处都会受到更
大的痛苦。
  我把阿静的双手用手铐倒剪在背后铐好,阿静不知我还要怎幺整她惊慌的望
着我。
  事前我和阿静往房梁的上面挂了一根绳子,绳子的一头捆了一个放在衣柜顶
上的重砂袋。砂带大概有一百斤。现在用上这根绳子了。我把绳子的另一头打好
绳套勒住了阿静的手腕,阿静一下子明白过来我要做什幺。
  阿静晃动着双手极力要把手从绳套里面挣脱出来,可是我又怎幺会放过她呢?
我把沙袋从柜子顶上拉扯下来。阿静顿时间倒背着双手被高高的吊起。
  可是她的脚底下也被我挂着沙袋,所以她的身体现在被上下两个拉力拉的直
直的,因为还在极力反抗的原因身体在木马上面晃来晃去,可是因为私处正好摩
擦木马的稜角越晃受的痛苦越大。
  阿静大喊快把我放下来,我听得烦了把一个堵口球赛到了她的嘴里,又把堵
口球在阿静的脑后锁住,现在阿静再也说不出来话了。
  可怜的阿静恨恨的看着我,现在她一动不动。我知道她在想什幺。
  吊着她的双手的绳索在靠近她的手腕的地方是用一把锁连在一起的。因为有
的时候我们俩会自己吊住自己,等到了我们无法忍受的时候就把锁打开,这样我
们就可以脱缚,所以钥匙一直插在锁上的。她是想等我走了之后再把锁打开。
  我用一根细绳把阿静私处的跳弹和插在肛门里的肛门塞繫在一起,又把绳子
慢慢的拉紧。肛门塞和跳弹紧紧的夹着阿静阴道和肛门之间的嫩肉,随着阿静的
身体晃动慢慢的相互摩擦。
  阿静这时一张漂亮的小脸布满红晕,她在极力的忍受着这种还没有经历过的
刺激。
  我把绳子拴在木马上,这样阿静如果在木马上面晃得太厉害就知道什幺叫前
后夹攻了。
  我把阿静的眼睛蒙好友拴在她的背上省得让我看了心烦。现在该轮到我给我
自己做最后的束缚了。
  我先披上大衣,在腰间繫好。我给我带上了一个眼罩。这种眼罩和其它的不
同,为了还要走一段,我带上之后大约还是能看到一些东西,不过也是很有限的
大概只能看出我眼前两三米左右。
  我用一个堵口球塞到自己的嘴里,和眼罩繫在一起,仰起脸后捆到我的傅乳
乳罩的后面。这样一来我的头是低不下来的,如果我要走路的话,只有慢慢的往
前试探着走。
  我把阿静的脘肠器的开关打开。微红色的辣椒肥皂水汩汩的压入阿静的肛门。
  阿静呜呜的叫了起来感觉到肛门里灌入的并不是普通肥皂水。拚命的扭动着
自己的可怜的屁股。
  阿静就算是知道自己上当了又怎幺样呢?她只有等我走了以后用钥匙开锁把
吊着自己的绳索放鬆,不过我是不会给她这个机会了,我抢先把钥匙拔了下来。
阿静不知为什幺一下子慌了神,我感觉到很奇怪。因为就算是肥皂水的原因,阿
静也知道我很快就会回来不应该慌成这样。
  不过我现在是不可能再考虑这幺多了。
  我打开了我的脘肠器的开关用一副手铐把我的双手吊在背后,慢慢的试探着
挪出门去。
  我还没走两步就感觉到现在的我如果不触动我的阴道里的假阳具是多幺困难
的一件事了。因为只刚刚束缚阿静的动作假阳具就已经在我的阴道里开始震动了。
我现在只能按照我自己的设计紧紧的用我的娇嫩的阴道夹住假阳具因为我现在不
可能反悔了。
  我对自己的束缚做得很好如果现在我想把它停止只能是一个梦想。按照我的
设想我的阴道夹得越紧假阳具玩弄我的阴道就会越强烈。
  我徒劳的试着用我可怜的吊在背后的双手去接触电源线。不过一点作用没起
如果说有一点作用这只是让我的绳索勒得更紧。就因为我的这个简简单单的挣扎
假阳具在我的阴道里又加大了一当,假阳具的前后两段在我的阴道里方向相反的
转动起来了。
  我极力的放鬆着我的阴道以减少假阳具转动时对我的阴道的刺激。我小心的
加快我的步伐。因为通往我的脘肠器的导管是用冰冻住的在我的体温的温暖下我
感觉到冰在很快的熔化。很短的时间内我就会灌肠了。如果我到那时还没找到张
旭我会很难过的。
  我用我视线不清的双眼无助的向前望去,视线之内一片灰濛濛的。因为现在
已经很晚了所以路人很少。多亏了路人很少我在一路上才没出什幺意外。
  街上的路灯在我看来都是灰濛濛的。我小心的躲过每一个灯光,在阴影里穿
插。因为这样我在路上用的时间远远超过了我的想像,我现在真是很害怕被脘肠。
  一阵深秋的凉风扫过我紧紧束缚的身体我感觉我的身体变得更加火热,我的
两腿之间的假阳具在不停的蠕动着。
  我一边慢慢得挪动着我的脚步一边极力克服我想夹紧阴道的本能,我感觉到
我的淫水顺着我的大腿内侧在往下流。脚上的铃铛在这安静的夜里显得震耳欲聋。
  一剎那我本能的想转身回去,可是这时插在我肛门的肛门赛中流过的火热的
液体又让我清醒过来。我能听到我背后连在肛门的导流管里的液体正在汩汩的流
向我的肛门。
  我突然有了一种想去厕所的感觉,可是因为我的肛门被牢牢地插死我现在是
什幺也做不了只好在心里盼着灌肠的时间再短一点。可是我的身体内部的感觉让
我现在非常的不舒服。不管灌肠水流到哪里哪里都会变得火辣辣的然后就是剧烈
的疼痛。
  原来不光是我给阿静的灌肠水里加了调料,坏坏的阿静也同样在给我的灌肠
水里加入了辣椒。
  我的每一次呼吸都带动了我的小腹的阵痛。我的每一次呼吸我的缚乳乳罩对
按照我自己的设计紧紧的勒住我的胸部让我呼吸困难,我每呼吸一次我的两个粉
红而小巧的乳头都同时传来一阵难忍的疼痛。
  我留出了大量的汗水在顺着绳子往下流。我的细嫩的皮肤早已经被粗糙的麻
绳磨出了一条血痕,现在在被汗水一洇,在绳索摩擦皮肤产生的瘙痒中还有针扎
的一样刺痛。
  我每走一步我的私处都会传来一阵让我颤抖的痛苦,随着痛苦还有我的淫水
一起流出。
  我感觉越来越不舒服,短短的一百米漫长的就像是一里。我终于投过我半透
明的眼罩看见了拐角。可是让我感到害怕的是我一个人也没有看到包括张旭。
  我无助的靠在电线桿上任凭各种束缚用品对我身体进行折磨。我的私处因为
绳索的摩擦变得又红又肿,假阳具的转动这时已经成为我的痛苦。我的胸部因为
绳子的牵动向前耸立着在夜色中两个充了血的乳头闪烁着骄傲的光泽。
  在这些折磨中我到了我今夜的第一次高潮,我的身体还靠在电线桿上,因为
如果我倒在地上现在的我无法自己重新再站起来。高潮过后我清醒过来很庆幸在
这段时间没有人经过。
  我尽量用我视线狭窄的双眼看清附近,可是还是没有看到人影。我困难的转
过身体注意到绳索还在按照我的设计在无情的扯动我的娇嫩的阴唇和可爱小巧的
乳头。
  我转过身来看到街边的板报上面写着一行字,「南南,张旭不回来了,我没
让她来这里,你要自己到公园去找到钥匙,阿静。」
  我看到就像是被闪电击中一样呆呆的感觉到了这个城市是如此之大,远远超
过了我平时的想像。
  我想再回去的话因为阿静也被我吊了起来,我的双手因为受到了限制不可能
再给阿静解脱。
  我现在只有自己去拿钥匙。我的紧张让我在不知不觉中加紧了阴道假阳具感
应到自动的加大了一档。假阳具的末端在我的阴道进进出出,分分秒秒都像是有
人在狂热的爱我。最糟的是假阳具带动了绳索也在一紧一鬆的刺激我。
  我身体上的绳索一鬆一紧的刺激着我让我很难继续忍受下去。绳索在我的细
嫩的皮肤上蹭来蹭去每蹭一下都让我后悔为什幺捆得这幺牢靠。
  我现在离公园还有二百米左右。这二百米在现在的我看起来就像是天涯那末
遥远。
  我无力的扭动着我的双脚向公园走去。这一路上我的高潮不断,淫水一直淌
到了我的膝盖。我每走一步都要停一下要不接连不断的高潮会让我丧失理智。
  我终于走到公园,我的感觉让我实在无法忍受。我靠在了一块墙壁上面感觉
着我的又一次高潮。我的小腹的阵痛已经发展到的让人非常痛苦的地步。
  我的呼吸急促挣扎着想让身后的双手挣脱绳索和死死的拷紧的手铐,拔掉通
向我的肛门的导流管。可是这只不过是徒劳,绳索和手铐把我纤纤的双手还是一
点不留情面的吊在我的背后,根本没办法挣脱。
  就在我拚命挣扎的时候插在我两腿之间的假阳具又开大了一档。一道让我全
身震撼的电流打穿了我的阴道和我的子宫。
  我觉得浑身一震,淫水象救火车喷出的水一样窜了出来。我的身体紧紧的向
前蜷着,我不由自主的用阴道加紧假阳具。可是我越加紧电流和假阳具的插动对
我的刺激越大。
  我扭动着身体呻吟着。就在我极力挣扎的时候有人走了过来。
  我强忍着身体的一阵阵感受就这样蜷缩着身体向公园深处挪去。我暴露在大
衣下面的双脚暴露了我。我每挪动一步铃铛就会响个不停。
  我心里真是恨死讨厌的铃铛了。可是我的两脚之间只有三寸的绳索又怎幺可
能走得快呢?
  我还没有走多远身后的人就跟上了我。我听他说「小姐你的嘴上带的是什幺?」
  我不由得又羞又急,不敢扭头看他,只好拚命挪动身体,但起不了什幺作用,
反而增加了诱惑力。
  他打身后抱住了我,一抱住我就发现我的两只手被捆在身后,我更是无地自
容了,只好紧闭着眼听天由命了。谁让我是自己送上门来。
  他又招呼了一个人把我架到了一个阴影。
  我感觉我的大衣被人脱了下来四只大手在我的裸体摸来拧去。然后我的两腿
中间的东西也被人发现了我的眼睛紧紧的闭着羞得满脸通红,有人在拔插在我两
腿之间的假阳具。
  就像是真的被人插动一样,假阳具每一次的动作都会引起我的身体的强烈反
应。我扭动着身体无可奈何的站在那里感觉着我的阴道被假阳具插来插去。
  就在这时我听到有人喊「你们在干什幺?」
  抱着我身体的两个人一哄而散。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因为我还是站着的最
重要的是我不知道来的是什幺人,而且我也不想让任何人看到我现在的样子,我
残留的目光看到了旁边一条不知伸向哪里的小路。
  我扭转身快步走去。这时一个让我铭记在心的错误发生了。
  我转身的时候忘乎所以之下加紧了阴道。假阳具前面的铁球在转轮的带动下
毫不留情的撞在我的子宫口。铁球前面的探针深深地从子宫口插入了我的子宫。
  探针在我的子宫内部开始放电。铁球按照我的设计一下一下的撞击着我的子
宫口探针在我的身体最深处发出让我眩晕的电流。没有一个女孩子可以忍受这种
折磨,我也不例外。
  虽然是我自己设计好的可是我实在是不想让他在这时发挥作用。
  我的身体在电流的刺激下变得绵软无力。每隔一个固定时间我都会被这套假
阳具刺激的身体反躬起来。
  我无力的歪倒在冰凉的土地上。
  我听到有几个人围了上来,有人说「看这个小妞长的还挺水零,胸部也挺大
的。还给绑得严严实实的。好。」
  我一听就知道又没遇到好人。我向哀求他们可是我的嘴带着堵口球一句话也
说不出来。
  有人将我的阴唇上的绳子拨开,玩弄着我的阴唇。
  以后的事,就不用详述了,几个男人先把我两腿之间插的假阳具拔了出来。
因为假阳具是和绳子锁在一起的,假阳具每往外拔动一点我都会觉得有人在用刀
劈开我的双腿。
  几个男人轮番压住我,因为我的淫水在这之前已经流出很多我在这时并没感
觉到疼痛。让我最耻辱的是,我本来是无力拒绝所以才让他们为所欲为,可是在
经过他们玩弄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反而有了高潮。
  一个女孩子的高潮是瞒不过男人的,很快他们就发现了。

他们一边玩弄着我一边还对我说「哥哥的本事很大吧?这幺快你就来了。」
  我被他们说得满脸通红,可是还在下意识的扭动着身体,我的两脚越夹越紧。
我的高潮接连起伏,一次接着一次。
  最后他们终于玩弄够了,有一个人对他们的同伴说「我见过这个女的。她在
附近的一个大学上学,住的离这里不远,不知道今天她怎幺会捆成这个样子在这?」
  现在的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而且我更不愿意他们知道我是谁。
  我听到有人回答「听说他们学校有的女孩子很变态喜欢把自己捆的像一个粽
子似的,她现在就是把?」
  又有人说话「那我们把她送回去,什幺时间我们没姑娘玩了就去找她们」
  刚才的那个声音极力反对「那可不行万一她把我们告了呢?」
  「玩这个的都是见不得人的,你看这女孩子早不是处女了,早不知因为这个
被人玩了多少回了?她还害怕我们给他传出去呢。要不她怎幺还有脸见人?」
  大约是其他几个人都赞成这个说法,他们把我又架了起来,把我送回家。
  刚才我出门的时候为了回来时方便就没有锁门,只是为了阿静的安全把手柄
扭到了锁的位置。如果不扭动手柄门是不会开的。
  很快就到了我租的住所,有人敲门,可是现在的阿静还应该在痛苦中挣扎又
有谁会来接我?
  很长时间过去有人等得不耐烦了,发现一拧门把手就可以开门。
  我被带到了院里。院子里静悄悄的,这幺长时间一直没有什幺动静。只是隐
约的传来一阵阵的呻吟声。就连可怜的我在痛苦和快乐中挣扎的空隙中都可以听
见。同样可怜的阿静。
  只听见有人说「这里还有一个」我就知道阿静也难逃这一劫了。
  我被带到了屋子里。
  有人说「这里就她们两个住,把门锁上我们就随便了。」真的有人去锁门,
我听到院门沉重的撞击声和上锁声。
  有人低声说「小点动静,还有邻居呢。」大概是因为不方便的原因我的眼罩
被取了下来。
  我看见阿静还是很可怜的吊带木马上。阿静的私处和我的一样又红又肿。不
过我的是被这些男人们玩的时间太长了,而阿静的是因为在木马的上面的时间太
长了私处被磨的又红又肿。
  阿静也听到了男人们的说话知道大事不好可是也无能为力。大概是被吊了很
长时间的原因,我出去的时候阿静蜷缩着身体倾斜着自己的手臂以减轻对自己私
处的折磨,现在阿静的身体在木马上面被吊得笔直丝毫不动,只是时不时的呻吟
着。
  感觉到了男人们不怀好意,阿静的身体都没有挣扎一下子。
  男人们大概是觉得解绳子太麻烦了找了一把剪刀把拴在阿静身体上下的绳子
都剪断,把阿静放了下来。
  阿静因为骑木马吊起和脘肠的时间太久了,被放开了双腿也是一动不动任凭
男人们把她并排和我放在一起。
  我用身体碰了碰阿静,阿静也是练过武术的,我觉得他们只有四五个人如果
阿静可以搞出很大的动静说不定可以把他们吓跑。
  阿静真是因为束缚的时间太长了,只有男人们开始进入她的身体之后才开始
慢慢的蹬动两条布满绳迹的腿。
  可是一点作用也没有,因为男人们的阳具已经从她还没有被人经历过的私处
蛮横的进入了她的身体内部,牢牢地控制着她。
  阿静的两条腿与其说是挣扎不如说是盘在了男人的身上,反而增加了她的诱
惑力。就是这样还是有一个男人在墙角拿了绳子把阿静的双脚分成了一个大八字
捆在了床头。
  男人的身体在阿静的身体内部快速的插动。每插一次阿静都会从堵着的嘴里
挤出一个呻吟。阿静因为是第一次的原因身体在剧烈的抖动,男人们发现她还是
处女就都轮换着压到了她的身上。
  阿静因为眼也是被蒙着的都看不出来是谁拿走了她的第一次。
  头一个男人从阿静的身体上面滚了下来在我的旁边休息。他吃惊的说「你们
看这两个骚货,肩膀上都挂着一个袋子,还有一个皮管连着屁眼。」
  这个男人跪在我的另一边好奇的抓住我的肛门塞使劲一拔。
  我本来肚子里面就已经疼了很长时间,只是因为肛门塞的原因无法排洩,这
一拔我就再也忍不住了。就听噗哧一声从我的肛门就喷了出来。正好喷在那个男
人的手上。
  这几个男人这才知道我俩肩膀上面挂的袋子是脘肠用的。
  我排了之后小腹一阵轻鬆,两脚使劲往身后一蹬,正好蹬在了那个男人的肚
子上。这一下子就把他从床上蹬了下去。
  那个男人哎哟一声,说「这个骚货还听浪」。我听了气得很,翻过身子还要
踢他一脚。可是我的身边还有两个男人,还没有等我踢呢,就把我摁住了。
  一个男人掐住我的阴唇拧了一把,我立即疼得浑身没了力气动弹不了。被我
踢下床的男人在墙角拿了绳子把我的双脚也把在了床头,又从我的脖子上套住连
在了床帮上。
  我的身体现在被上下两个绳子扯的直直的一点也不能打弯。我现在心里是真
恨为什幺我们不把绳子收好。
  男人们从我的身体上坐起,商量怎幺整治我。
  一个男人出了一个真正是臭不可闻的主意。他把阿静用的脘肠管用一个夹子
夹住,拔下插在袋子的那一头。紧接着我惊慌失色的看见那个男人把那一头从我
的堵口球正中间的圆孔里插过,一直插到了我的咽喉里。
  我拚命的左右摆动我的头部。可是我的堵口球是和我的身体上面的绳索拉紧
的,我的脖子上面还有一根绳子拉在床头。
  我的挣扎又有多大作用。那个男人摁住了我的头部把脘肠管一直插进了我的
喉咙。
  我一阵阵的噁心,极力要把脘肠管吐出来。可是脘肠管从我的堵口球之间深
深插到了我的喉咙里,我对此一点也是无能为力。
  那个男人把夹子拿了下来。我可以看到一股股说黄不黄说绿不绿的液体从脘
肠管里流向了我的喉咙。
  我把头扭到了另一头,可是一点作用也没有。一股又臊又热臭不可闻的稀汤
夹杂着一些固体颗粒流到了我的喉咙。
  我改用鼻子呼吸,看着稀汤终于停止了流动。
  男人看到没有给我灌下去,又把脘肠管向我的喉咙深处插去。一直插到了我
的食道里才停手。
  我再也控制不住了,食道一阵阵的蠕动,我眼看着稀汤从阿静的肛门流向我
的喉咙。
  讨厌的阿静这时肯定感到了轻鬆,因为我的眼神看见阿静的腹部在用力的收
缩着,竭尽全力排除她身体内部的液体。
  大部分的稀汤从我的食道灌了下去,还有零星一点返到了我的嘴里,又顺着
我的嘴角流了出来。
  一个男人把我身体挂的袋子又重新装满了水挂了起来,又把肛门塞插进了我
的肛门。
  我现在不光是嘴里在被灌着,我又重新开始被脘肠了。
  水流得很快一会就灌进了我的肛门。男人们还不想罢手,重新找了一个饮水
机用的水桶。
  他们把这个水桶灌满了水,把脘肠管的另一头插在桶口再把桶底部钻出了一
个洞,吊在屋顶。
  男人们围在我的身边看着我,我努力的扭动身体想躲过两根导管。
  男人们并没有把我的束缚解脱。我的扭动不光是增加了我的风骚,还让我经
历了更多的无法忍受的痛苦还有快乐。
  我现在流的不光是因为灌肠而流的汗水还有我一次次冲动时排出的淫水。这
些在我的身体下面彙集在一起成了一个人型。
  一个男人不知什幺时候去厨房拿出很多的烹调调料,站在桌子上面倒在了倒
吊着的水桶里。也就是很短的时间我就感觉出这些调料把我身体内部的清水增加
了其他的味道。这种经历比阿静给我用的辣椒水还强力。
  我的小腹的疼痛很快的就蔓延到了我的全身。我这时候疼的一动也不想动。
  一个男人看我不再扭动,把我下身挂着的假阳具又插回了我的阴道。假阳具
一直插到了我身体的最深处。
  阳具前面的铁球在转轮的带动下毫不留情的撞在我的子宫口,铁球前面的探
针深深地从子宫口插入了我的子宫。探针在我的子宫内部放电,铁球按照我的设
计一下一下的撞击着我的子宫口,探针在我的身体最深处发出让我眩晕的电流。
每一次插动都让我到了地狱然后又使我回到了天堂。
  没有一个女孩子可以忍受这种折磨。我也不例外。
  假阳具每在我的身体里插动一次,我都会把身体先是反躬起来,小腹突出很
高;然后再在假阳具的带动下向正面蜷缩,挤压我正在被灌水的小腹。
  我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蠕动着身体。几个男人又用电线电击我的两个乳头,
最后索性把电线的一端繫在我的乳头上面,另一端连在了我身体挂的电源上。然
后站在一边看着我在那里在电击下蠕动。我就这样一会到了天堂一会又进入地狱。
  我吃的本来就不多,我被灌了阿静排出的粪便这幺长时间我的胃早已满了。
  我随着一阵阵噁心把阿静的粪便也一阵阵的往外吐。可是我的喉咙里插着导
管,我是吐不到外面的。
  随着我的胃一阵阵抽动阿静的粪便由被我从导管里压了回去。最后一直到我
胃里半消化的食物也随着阿静的粪便一起压了过去。
  我在这边压,阿静在那面就能感觉到肛门里又被灌入了东西,阿静就再往我
这里排。
  就这样我一回给阿静灌肠,阿静一会又用她的粪便给我洗胃。
  阿静的身体下面也流了很大一摊汗水和淫水的混合物。
  几个男人在阿静的上面玩够了,都站在我的旁边看我被强制的灌下阿静的粪
便。
  房顶上面吊着的水桶已经空了一半,水流的速度已经很慢了。我的小腹高高
的鼓起,调料的混合物从我的肛门进入我的大肠,又因为大肠被灌满在灌入我的
小肠。
  一个男人胜利的拿着一个我不只是做什幺用的工具,对其他人说「你们看这
是导尿管」
  原来这是阿静一起买的,现在被他们发现了。
  这根导尿管在最不应该的时候野蛮的插入了我的膀胱。就像是我也是第一次
脘肠一样,他们也不知道导尿管的正常用法。插入的时候我疼得很,就像是他们
在把一根铁管插入我的尿道一样。
  导尿管每在我的身体里面插入一点,我本来已经被折磨无力的身体都会绷直。
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样,现在不管是什幺样的刺激都会给我带来无边的痛苦。
  因为现在的我因为小腹的疼痛一动也不再动了,绳子的痛苦已经减轻了很多。
主要是我的胃在抽缩,我也要痛苦挣扎的用我的被紧紧束缚的胸部呼吸,同时电
流和巨大的假阳具的刺激也同时让我进入地狱。
  时间不长,我的膀胱里也充满水了,我痛苦的从牙缝之中并处每一个呻吟。
  门又响了,几个男人藏进了旁边的屋子。原来阿静让张旭这时来找我们。
  张旭并没有发现旁边的屋子还藏着几个男人。她直接就到了床前,看着我们
俩可怜的样子一阵好笑。
  她当然不知道我俩是被其他人搞成的这个样子。张旭摇摇我又推推阿静。我
俩都痛苦的一动不能动。想对张旭说屋里还有人,嘴里堵着东西。我勉强睁开眼
想给张旭眼神,可是不知什幺时候我的眼罩又戴上了。我只能无力的摇着头。
  我的动作被张旭误解了,她还认为我在怪她来晚了。
  张旭银铃一样的笑了起来,对再次失望的我俩说「你们俩是不是还没快乐够
呢?我也来陪你们。」
  张旭把院子门锁好,又回到了屋里,脱下自己的衣物。
  灯光下张旭嫩滑的皮肤越加洁白。张旭脱掉了所有的衣服,我透过半透明的
眼罩可以从墙上的镜子中看到她身体上的每一个细节。
  张旭就站在我俩的床头,好奇的看着阿静肛门里伸出的导管。从导管又看到
了我的嘴巴。
  张旭说「唉呀你俩好噁心呀,连阿静排出的屎你都来做洗胃用。还有你看你
的肚子都多大了,还吊了那幺大的一个水桶。当心把肠子灌大了没人娶你。你给
自己还插着一个假阳具。这个假阳具还真是挺好玩的,还会动呢。一进一出的」
  我被张旭说得满脸通红,张旭用手恶作剧的顶了一下子我的私处插的假阳具。
假阳具随着张旭的动作顶在我的子宫,我身体深处传来一阵阵说不出来的痛苦。
  我在痛苦的刺激下把身体反躬了起来。我在痛苦的扭动身体,张旭看得好笑
抓住假阳具露在身体外的铜环用假阳具一插一抽的玩动着我。因为假阳具挺粗的
插在我的阴道里后被夹得很紧她要用了很大的力才可以顺利的一次一次的插进去。
  我本来已经是精疲力尽了这下子被插的又来了感觉。淫水控制不住的往外流
着,把张旭的手都搞湿了。
  张旭厌恶的放开了手叉开了双腿向我示威。我现在虽然看不见旁边房间,可
是可以想像到那几个男人现在肯定正站在朝着这边的窗户前看着这难得的一幕。
  我是在是忍不下去了。我的肚子一阵抽缩,又把阿静的粪便从我身体内部吐
了出来。花花绿绿的液体顺着导管向阿静的肛门溜了过去,很快又被阿静抽缩着
压回了我的嘴里。
  张旭都要看呆了,过了好一会才冒出几个字「还有这幺玩的?」张旭摇摇头
一幅不可置信的表情。
  张旭从自己带来的挎包里拿出了脚镣戴在自己的脚上。又拿出了堵嘴用的工
具。和我的不一样的是堵口球的后面是一根橡皮管。橡皮管的韧性很好,可以把
堵口球勒在嘴里。
  张旭把堵口球从头上套了下去,橡皮管放在脑后,而堵口球放在了下巴上。
这样放暂时还是可以说话的,但是只要把嘴张大,堵口球就会落入嘴里,这样就
可以堵住嘴了。
  张旭一边说「我也陪你们玩一会」,一边又掏出了绳子。
待续..